4月1日,日本媒体《日刊体育》报道称,由于新确定的东京奥运会赛程与原计划在日本福冈举行的2021年游泳世锦赛几乎完全重合,该届游泳世锦赛有可能会推迟到2022年举行。

从2020到2021,东京奥运会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不得不推迟到一年后举行,随之产生的一系列变化让整个世界体坛都陷入重新调整中。如果要考虑到之前已经宣布延期的欧洲杯和美洲杯,这一类似多米诺骨牌的连锁反应让未来相当长时间的国际体坛不得不在变化中前行,足球赛季的推迟,网球赛季的“撞车”,以及未来可能扎堆举办的一系列顶级赛事,一切都发生得那么突然,一切都那么的不可预期。

尽管“2020东京奥运会”的称谓已经确定不会改变,但为此改变的事情已经足够多。首当其冲的是部分项目的奥运落选赛,因为奥运名额的分配问题,部分项目的参赛资格尚未最终确定,原本将会在四五月进行的这些赛事都因为疫情的缘故推迟或者取消,即便是像男篮落选赛这种还没有变更比赛时间和地点的赛事,或许改变也只是时间问题。毕竟在现实情况下,奥运会都推迟一年了,这些附加赛现在打还有什么意义呢?

尽管有些单项世锦赛是在奥运会推迟之前就宣布延期举行,但不得不说,绝大多数职业体育联盟还是会根据奥运会的“脚步”来决定自己的安排。网球项目就是其中比较典型的,由于网球赛事相对密集,因此如何安排时间成为赛事组织者们最头疼的问题。除已经确定将会在9月底才举办的法网之外,如今温网和美网也面临艰难选择,后者的场地更是已经被用来承接美国当地的医疗服务。一旦大满贯赛事以这样密集的赛程来安排,那么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摆在了球员们面前——身体上怎能承受?10月到来的亚洲赛季受到的影响无疑更大,到时候球员们早已经累得不行了。

同样的问题也摆在足球人面前,因为目前世界各大联赛都已停摆,何时恢复,没人能给出准确的答案,欧洲主流职业联赛都牵扯动辄几百亿的转播和商业合同,这样一拖再拖确实让联赛经营者和俱乐部老板手足无措,因此才会在近期出现各种减薪降薪的情况。这并非他们的本意,只是因为赛事的推迟导致的后续结果。而这只是他们应对本赛季剩余未进行的比赛时面对的问题,如果一旦赛事不能在7月之前结束,那些原本开赛就早的欧洲职业联赛(英超、德甲、苏超)势必又将放缓他们前进的步伐,这一串的变化不又好似多米诺骨牌吗?

视线年是世俱杯举办的年份,不过欧洲杯、美洲杯以及奥运会的扎堆延期让东道主中国非常为难,此赛事也被迫延期。和传统的赛制不同,2021年世俱杯将有24支球队参加,比赛周期由过去的每年一届改为4年一届,举办时间从年末改至六七月,国际足联希望用这样一种变革将世俱杯打造成为一项顶级赛事。但谁知还没开始,就遭到当头一棒。有媒体曾表示,世俱杯东道主中国算是足球三项大型赛事延期后压力最大的,毕竟赛事赞助商、主办城市等等许多方面都将承受巨大的损失,但这就是现实,就是所谓的连锁反应。

更不能忽视的是,明年还是全运会年,这项赛事是中国体育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奥运会的延期让这项国内最高水平赛事就此真正成为鸡肋。如果说此前奥运会后的全运会是运动员急流勇退的平台,那么明年的全运会赛场恐怕很难见到那些顶级运动员的身影,因为让他们同一年在奥运会和全运会中都保持高水平,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the-enthusiasts.com/,乌迪内斯是非常不现实的。尤其是对于那些最后一搏志在奥运冲金的老将来说,全运会还参不参加,都要打上大大的问号。

毋庸置疑,当东京奥运会决心推迟那一刻,今年和2021年的体坛赛程就注定会被打乱,要知道在体育圈,奥运会可谓是风向标一样的存在,几乎所有赛事都会以奥运会为基准,如今,这个看似不可能变化的“基石”挪动了,之后的一系列国内外赛事就像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一样,充满了变数。

如今,奥运会已经确定将会在明年7月下旬举办,7月在日本福冈开幕的游泳世锦赛确定改期到2022年,8月在美国尤金举办的田径世锦赛延期则成为必然,大运会已经确定将会在明年的8月18日至29日进行。

那么到底怎么合理地安排赛事,恐怕现在大家心里都没底,最可行的方式就是先集中精力渡过当下的难关,至于明年的事,现在只能顺其自然了。